主页 > 华众登录 > >风景或者和什么人怄气更不是选这种别致的风景来听下属们表忠心精
华众登录

风景或者和什么人怄气更不是选这种别致的风景来听下属们表忠心精

时间:2018-12-16 23:53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布伦希尔小姐,我不想打扰你们。可我的不得不提醒一下,那位大人等的时间真的有点长了。”
 
    尼德霍格的语气是龙族对其他种族说话时特有的矜持风格,不疾不徐的语速、富于余裕的姿态无可指摘,话语的遣词用句表面也没有问题,主体内容则是不折不扣的不耐烦跟不满。
 
    额头传来一阵阵眩晕的难受体感,埃米尔预见的未来似乎更加的暗淡。未曾谋面的那位大人是什么品行尚未可知,这边这位尊贵的龙族显然就是个不怎么容易糊弄过去的。
 
    张张嘴想要说点什么来平息黑龙的不满,被鸣号召唤回来的提尔和托尔穿过人群挤到埃米尔面前,神情尴尬古怪地将山谷外哨位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比较丢人难堪的部分也没有丝毫隐瞒陈述了出来。
 
    岁月在族长脸上刻划出的裂痕此刻几乎挤到了一起,那家伙恐怕连这种拖延时间的小把戏都算计到了,根本不给他玩小花招的空隙――不带这么玩滴!!!!!!
 
    好歹也是领导这个村子闯过一次又一次难关的老者,居然被一个连面都未曾见过的少年给吃得死死的!
 
    他现在只想着要大吼几声或者大哭一场来发泄内心的悲愤,但众多的族人的视线聚焦在身体周围,黑龙正居高临下的盯着他,视线中的冷淡烧灼着老族长的神经。
 
    将心比心的设想一下阿让托拉通伯爵和大主教的处境,埃米尔族长或许就不会如此沮丧愤怒了。无论如何,那两位可是损失了500骑精锐骑兵而一无所获,得知那个悲惨的消息后,恐怕连哭的力气也泄到丝毫不剩了。
 
    不管有多不情愿,最后灰白的嘴唇还是吐出了最符合情势的决定。
 
    “我们去迎接一下客人吧。”
 
    违心之语出口的那一刻,松了一口气的精灵们没能注意到,埃米尔将右手藏进亚麻布长袖下面,屈辱愤怒下抖个不停的手用力攥紧成拳头,极力克制着肌肉的颤动。
 
    ##############
 
    “呃……所以你就是那个……那位……嗯……”
 
    “李林。齐格菲.奥托.李林。尼福尔海姆山谷精灵一族的埃米尔族长,我已经从布伦希尔小姐那里听闻过您的贤名,能够见到能这样智慧及经验丰富的长者,是我的荣幸。”
 
    “李林……先生。”
 
    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斟酌后还是加上了敬语,无论怎样不爽对方的小手段,也不管此刻双方实质上是在表演,既然对方已经躬身行礼,态度语气也充满诚恳,最低限度的回应还是不能少的。
 
    微微欠了下身算是还礼,感觉不出情绪的平淡语调继续着。
 
    “感谢你对布伦希尔的及时援助,对你的义举,我们不胜感激。”
 
    “您的称赞实在令我羞愧,我只是被卷入事态,谈不上帮了什么忙。另外,布伦希尔小姐出色的应变能力和坚强意志在解决这起令人不愉快的事件中一样发挥了重要作用。老实说,能在那种危境下支撑过来的女性实在不多,这一点令我万分钦佩。”
 
    一般的人,或者说多少对母神玛法存有敬畏之心的人以及那些虔诚者。一定会在话语最开始的部分称赞母神的眷顾羽显现神迹。在话语的最后感激母神的全能和慈悲。
 
    自始至终完全没有提及母神的李林,可划入异类之列,还是目无神明的极端异类。
 
    【狂妄的小家伙。】
 
    算不上虔诚信徒,单纯看不过眼的老族长没有放过这个不起眼,却比较让人皱眉的细节,眉毛不悦的挑动了一下,给李林添加了新的贬低评价。
 
    在到达尼福尔海姆之前的路上,布伦希尔对李林不敬神明的作风就有所领教,并且针对他缺乏信仰的问题做过善意的劝解。只是李林完全没有改变的打算――让一个对神明持否定态度的唯物主义者产生虔诚信仰实在太难。另外,对包括精灵在内被广泛信仰的一神宗教的解决方案有了大致的轮廓,他要的是宗教为那个计划服务,而不是被宗教左右甚至操纵。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妥协的余地,也没必要做纠缠。
 
    “李林先生。”
 
    加敬语的称谓再度令胃袋产生痉挛,强压着涌上喉间的酸味跟吐意,端正族长应有的威仪,埃米尔再次开口:
 
    “我想您应该从我孙女那里了解了我们这个村子目前的处境了吧?”
 
    “如果只是大致上的概念的话,已经差不多了。不过没有实地考察获得进一步详细的认证的话,始终不能算【了解】的程度。”
 
    接下试探的话锋,勾起的嘴角变得越发深沉,老族长的思路太过明显,而他正等着那个【圈套】。
 
    “实在是让人难以启齿,眼下我们实在没什么可以拿的出手的东西来酬谢你……另外……呃,布伦希尔提过你除了在炼金术有高超的造诣之外,其它方面的知识也很博学。万分惭愧,我想恳请您帮助我们解决一些难题,可以吗?”
 
    正视埃米尔温和慈祥的微笑与招聘会刻薄面试主管一样的戏弄眼神,露怯般的动摇笑容一闪而过,对方窃喜的神色同样被红色眸子捕捉。
 
    “这是义不容辞的事情,不必这样客气。只要有什么地方我能帮上忙的,请尽管开口,我必定竭尽所能。”
 
    “哦……是吗?实在是太好了。”
 
    心花怒放的喜悦无需继续压抑,毫无遮掩的表情浮现。老族长捋过垂到腰际的银须,笑容颇堪玩味。
 
    慈祥微笑因为嘴角的抽动不断滑向冷笑,眼睑细缝射出灼热视线――这等不自然的样貌实为罕见,站在老族长背后的精灵们由于站位,无缘得见这种狰狞的微笑实在可惜。
 
    相对的弥补是他们同样因为站位看见充满朝气自信的异域少年容貌――李林恍若世间难事皆可克服的自信笑容带给精灵们一阵清爽微风。
 
    大家还是不怎么相信这个人类(疑似)少年,但除了少部分,质朴的精灵们对黑发红瞳的异端少年第一印象可算是不错。和印象中那些坏事干尽的【穿铠甲畜生】作比较,说话和气、待人礼貌的李林至少更有亲和力。
 
    但精灵们的警惕心不会就此收起,李林是欺诈师或间谍的可能性同样不能忽略。接下来的日子,【关照】的视线将会陪伴这个奇异少年,一举一动都会上报给埃米尔族长。
 
    正确的举措――如埃米尔族长期望、李林计划好的那样行事。没人不满实在是太好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愉快的交谈气氛当中,略不合群的几位总是那么突兀。
 
    布伦希尔的眉毛微微拧了一下有舒缓下去,收敛笑容的不安面庞对着族长爷爷的背影;提尔紧盯着李林,若有所思和疑惑在他坚毅的脸上留下几乎无法察觉的微笑。侧立李林身旁的瓦利和平常一样低着头,帽兜的阴影遮挡住嘲讽冷笑。远远离开的尼德霍格没有被人注意实在是件好事,否则嘴角咧开、露出锋利牙齿的冷笑会吓坏现场不少的妇孺。
 
    除了不合群的这几位,没有人相信李林有能力解决精灵村的难题。
 
    他太年轻,这是优势,也是不信任的根源。
 
    年轻人的特点是热血冲动,其反面是冲动来得快、去得也快,缺乏年长者磨练出来的耐性与韧性,通俗易懂的说法就是【人来疯】。
 
    沸腾的肾上腺素赋予那个年龄一往无前的勇气和爆发力,促使年轻人常常能完成一些难以想象的壮举。相随而生的副作用――缺乏冷静思考和全局观念最后往往会让壮举成为荒唐愚行,制造出不少笑话。
 
    青春期的大孩子多半都一个样:激情、叛逆、浮躁、敏感、自尊心过剩、认定世界就在自己的脚下,凭自己的力量必能成就一番事业并且心想事成。时间的流逝会慢慢磨去他们的棱角,以后,这些曾经的年轻人最终也会发现自己过往的举动原来如此幼稚可笑。
 
    黑发少年一样会遭受挫折,不是在别的地方,别的时间,就在尼福尔海姆山谷,很快就会。
 
    算不上什么坏事,太过一帆风顺的经历是历练不出真正的优秀者。――大部分精灵抱持的,是这种看热闹的观点。
 
    一个外人。哪怕他曾经帮助过布伦希尔,【外人】的标签也不会轻易扯掉。吃过其他种族太多苦头的精灵们的排外本能正在发挥自我保护的机能,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心中的天枰还是会偏向【自己人】的老族长。
 
    围观打酱油的群众心态不难掌握,这种心态属于恶意抑或善意的范畴尚有讨论的余地。目前重点不是道德范围的讨论,李林只需要他们围观就可以了。
 
    布满荆棘险阻的舞台与道具,筹备刁钻难题的反角,各自进入角色的配角,把握演出节奏、占据中心位置的主角――同时也是撰写剧本的导演都已经齐备,但如果没有围观的观众,再精彩的戏码也只是廉价的自导自演外加孤芳自赏。
 
    李林需要观众,观众们同样需要一点娱乐,为枯燥的生活加入些许刺激,至于老族长,他只想早点把这个少年赶走。
 
    各取所需,大家都很满意。
 
    “欢迎来到尼福尔海姆,远道而来的访客。”
 
    满意的点点头,埃米尔族长欠身行礼,右手缓缓扬起,对着乳白色浓雾已经淡去、显现出巍峨轮廓的深谷入口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不被外界所知晓的舞台――精灵的村庄已经对李林拉开了幕布,黑发的主角带着招牌笑容堂堂登场。
------------
 
14.生存之道,变革(一)
 
    “老家伙是在刁难您,阁下。”
 
    “啊,我知道。”
 
    “他出的题目在正常情况下是绝不可能完成的啦!”
 
    “嗯……一般人在一般情况下的确办不到吧。”
 
    “可以砍了(咬死)那老东西吗?”
 
    一脸的义愤填膺,部下们眼中闪烁着异常兴奋的期许死盯着那双薄薄的嘴唇,等待着某人的死刑判决。
 
    红润的唇弯折成浅浅的弧线,揶揄的语调送出了意想不到的回答:
 
    “你们――果然太闲了呐?”
 
    对老埃米尔的【处理】――不管是哪种形式,决断都是李林的权力。尼德霍格与瓦利的进谏已经有越俎代庖之嫌,质疑顶头上司的判断永远是个犯忌的举动。
 
    李林没有疾言厉色,短短一句话就已经够两个部下的脑袋稍微清醒下了。
 
    玩笑般的提醒效果良好,黑龙和杀手闭上了嘴。
 
    部下们表现出好斗的姿态是好现象,至少证明有了对领导者和利益集团的归属感。至于他们是否真的是为了亲身实践【主辱臣死】这一君臣之道的忠义信条……
 
    尼德霍格或许是,瓦利则有狭私报复之嫌。
 
    冷面杀手是出色的杀人机器,不代表他会像李林那样缺乏感情,身处无时无刻都被异样甚至带有攻击性的视线包围下,心理状况还能保持平时的状态下的,要么是心胸宽阔,极有容忍雅量的杰出之人。不然就是乐天到傻瓜的程度,再来就只剩下原本的心理状态早已不属于【正常人】范围的家伙。这些类型对外界的无聊刺激能够轻易做到无视。
 
    瓦利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神经算不上粗线条,无论是日常还是工作时神智都保持清醒。周遭的排斥、压抑的气氛不可能对他毫无影响。
 
    杀手很生气,像黑龙那样生气。
 
    或许有些夸张,人类的愤怒和龙族的愤怒分量怎么可能等价。
 
    尼德霍格的喉咙最近一直如撕裂般的难受,压抑的气氛让呼吸都带上火星,只有灌下某个羞辱【御主】的蠢货的喉间鲜血才能抑制黑龙焦躁与干涸的触觉。
 
    只要……那位大人许可。
 
    “计较一时的意气之争而放弃长远?这种愚不可及的提议我不想听见第二次。”
 
    没有许可,冷淡的指责反而让尼德霍格高兴起来。
 
    拥有全局观的主宰者清楚事项的优先顺序,上位者确实在有些时候会顾及下属的情绪,但大局才是最优先的。
 
    此刻李林身处尼福尔海姆的荒芜的土地不是为了欣赏风景或者和什么人怄气,更不是选这种别致的风景来听下属们表忠心。精灵们的信服、一个可作为根本之地的起点――这两样才是真正的重点。
 
    【李林大人果然是应该真正掌控世界的贵人,吾辈的御主。】
 
    理解了李林话中的引申之义,尼德霍格只剩下由衷的喜悦和佩服。
 
    ################
 
    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开垦土地、提高粮食产量、扩大人口基数、提高防务水平、扩张活动范围……
 
    每一件都是无法轻忽的基础事项,想要办好任何一件事情都少不了一样东西。
 
    ――钱。
 
    万恶的金钱;
 
上一篇:纯血的龙族能理解其他种族的语言开口说出精灵的语言不值得大惊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