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华众登录 > >纯血的龙族能理解其他种族的语言开口说出精灵的语言不值得大惊人
华众登录

纯血的龙族能理解其他种族的语言开口说出精灵的语言不值得大惊人

时间:2018-12-16 23:49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的情报也很有限。为了能顺利的工作及领到养活自己必须的薪酬、最后活着用到那笔钱,杀手们只能自己兼职情报蒐集工作。随着时间不断的推移,杀手这个古老的行业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情资体系,搞情报成了这个行业必备的职业技能之一。
 
    有一定基础垫底,在训练中加入新内容。挑选适当时机进行一系列的实际演练磨合。李林相信最终能够挑选出他需要的人员班底,再加上准备的保险措施——
 
    “我已经决定了训练监督,那家伙非常适合这种事情。”
 
    温和的、如同家常闲话般的微笑完全看不出究竟是怎么样的想法设定,瓦利只能从话语的字面意思推测出一个明确的讯息。
 
    【那些家伙要倒大霉了。】
 
    老早被血腥的生活摸掉感情的杀手在内心编排出叹息一样的句子,灰浊的双眼斜视着那些慢慢缓过气来的手下们。
 
    “迎接的队伍也出来啦,我们也别傻站在这里了。”
 
    红色双瞳不再朝向一言不发的杀手,晶莹圆润的眸子反射出浓雾中移动的人影轮廓,眼睑顽皮的眨了一下。
 
    “希望精灵们能够理智的判断事态,在这种鬼地方生活的他们应该能够做出明智的决定。”
 
    对眼前最初的一步,确定根基的开始。讥刺的面容收敛了起来,控制表情的神经和肌肉调整到最能达成效果的状态——诚恳的、安详的、能给人良好印象的笑容。
 
    “我可是真的非常期待呐?”
------------
 
13.尼福尔海姆(一)
 
    埃米尔.腓特烈西亚(www.13800100.com)还是个流着鼻涕地处乱跑的小鬼头的时候,这个村子在遥远的南方森林里。那里气候宜人,盛产各种野菜水果,林间经常可以捕捉到味道鲜美的小兽。最重要的是土地肥沃,容易耕作。只要没有天灾,细心调理农田一年总能收获丰盛。
 
    思绪中浮现起那时候的情景,埃米尔觉得天堂的样子大概就是那样了。
 
    天堂是虚幻的,那平静的日子、日常的幸福也只是构筑在沙堆上的蜃景,稍不注意,毁灭的重锤就已经砸了下来。
 
    那一日是收获祭的前夜,大人小孩换上了新的衣服,老精灵看着一年的收成笑的合不拢嘴,年轻精灵期望能够找到理想的舞伴,小孩们为热闹而欢呼。
 
    人类的军队毫无预兆的冲进了村庄,穿着铠甲手执利剑的恶魔从外面涌了进来,火焰席卷了村庄,四周到处都是慌乱移动的影子,耳边不断响起尖叫、怒骂、咆哮,还有淫猥下流的笑声。
 
    抓起不习惯的武器反抗的年轻精灵被斩下首级;
 
    被士兵们压制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叫的女性被刺穿了胸膛;
 
    踉踉跄跄的举起拐杖试图将士兵赶走的老者被劈成了两半;
 
    哭喊着想要摇醒没了任何反应的双亲的小孩被利剑穿过咽喉;
 
    在母亲怀中一无所知、只是茫然哭泣的婴儿被长枪刺穿腹部,在恶魔的哄笑声中高高挑起;
 
    从藏身的山洞中,从母亲颤抖的臂膀缝隙。曾经是他们的家、他们的村子的【地狱】烙印在埃米尔的视网膜上、烙印在他的灵魂里。
 
    地狱绘卷最后拖着整个村庄以及被害者的尸骸一起被大火吞没,所有的一切全都化为灰烬,村庄外被风抚过便会泛起金黄波浪的麦田只剩下留在土里的平整秸秆,光秃秃的田间透着说不尽的凄凉。
 
    这是埃米尔对自己种族背负的不幸宿命最初的体验,铁锈气味添满鼻腔,身子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的【第一次】,但绝不是【最后一次】。
 
    幸存的族人踏上背井离乡的旅途,寻找新的荒地,动手开垦劳作。但每当他们的日子开始有些好转的时候,人类的军队就像食腐肉的危险种一样如影随形的出现,族人再次被屠杀,收成和土地再度被掠夺,失去居所后再次开始迁徙寻找新的土地,同时也开启新一轮恶性循环的周而复始。
 
    到最后,包括已是中年的埃米尔在内,已经不足百的部族迁居进了这个人类军队不怎么愿意接近的尼福尔海姆山谷,悲哀的循环似乎终于结束了。
 
    村庄里的精灵真正在山谷里安顿下来之后才发现状况根本没有改变,在山谷里的日子称为【生活】都是那么的勉强,说成【苟延残喘】反而比较贴切。
 
    长年被浓雾笼罩的尼福尔海姆山谷由于光照相对外界较少,土地的贫瘠程度只比沙漠好些。在开始垦荒的几年里,因为收成实在少的可怜,甚至发生过有族人活活累死、饿死的惨事。挺过那个年头的老一辈都亲眼见过走在路上的同伴一跤跌倒后再也爬不起来的惨况,那个画面片段同样成了埃米尔无法忘记的记忆景象之一。
 
    难以耕作的土地之外还有数量众多的危险种在山谷深处徘徊,有时甚至袭击村庄。耕地也必须是5名成年精灵以上的团队才会被放行,单独出入山谷成为被严令禁止的危险行为。
 
    极端恶劣的不毛之地硬是被他们挺了过来,并且在此繁衍生息直到现在。
 
    能做到这种堪称奇迹的地步,精灵们承认的理由只有两个:
 
    母神玛法对他们这个饱受苦难的种族尚存一丝看护;
 
    大家在这个山谷中蜗居蛰伏不是永远的,有朝一日他们会离开这里去算算旧账;
 
    精灵的寿命比人类和兽人更长,记忆力也比那两个在他们眼中野蛮残忍的蛮族要好得多。
 
    为什么会沦落到眼前悲惨的境地,究竟是哪些混蛋一手造成一幕幕的惨景?
 
    ――精灵们非常清楚,两个蛮族干的【好事】深刻到几代精灵都难以忘记的程度。
 
    一千多年不断累计叠加的迫害屠杀创造了同等份量、甚至比之更加沉重的怨毒。眼下精灵们只是让愤怒怨恨在心中积淀发酵,终有一日会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在那个时候将加注在他们身上的屈辱迫害千百倍返还给他们的敌人。
 
    所以,无论是老族长埃米尔还是其他精灵的感官对【人类】绝不可能是什么好的印象。
 
    当布伦希尔通过训练过的猎隼传递回来的布片上出现――在一个【奇特的少年】帮助下成功摆脱了追杀,并且准备将这个【知识渊博者】带回山谷协助开金矿――这样的内容时,老爷子的脸一下子泛起吓人的潮红色。
 
    可不是因为高兴而兴奋,完全是因为极度愤怒而导致的血压飙升。
 
    老族长心里那张长长的人类罪行名单上也于此同时多出了一条新名目――
 
    拐带他最疼爱、整个村子里最美丽可爱、沉稳大方、聪明勇敢、豪爽洒脱……的孙女!!!!!
 
    哪怕信上说的是在那个小子身旁学习知识,但事情都是那样发生的,先是志同道合的兴趣与好感,接着变成彼此敬重的友情,最后变成密不可分的爱情……
 
    全身流脓的人类坏胚子的心思无非是布伦希尔的美貌和山谷里的金矿,不知道没见过相貌的人类渣滓对布伦希尔说了些什么花言巧语,更不知道用了怎样肮脏的欺诈手段。只要老埃米尔还活着,那个渣滓龌鹾卑劣的阴谋就别不会得逞。
 
    想把小布伦希尔从爷爷身边带走?那家伙想都别想!
 
    已经超出恼怒和妄想(?)的想法化作坚定信念,老族长打定主意在孙女回来之后就再也不让他跨出家门一步,至于心怀叵测、被布伦希尔称为【好人】的欺诈师……只有死掉的人类才是好的人类。
 
    被突发状况将心情搅得一团糟的老族长忽略了一个细节,布伦希尔并没有在信里说明那个少年的种族成分。
 
    埃米尔族长的计划是建立在对方是人类(兽人、矮人、侏儒被他挑剔的审美观念被自动忽略了)的基础上,万一对方不是人类的后备方案一个也没有,到了【万一】的状况,族长的算计是难以成立的。
 
    布伦希尔跨坐在黑龙背脊上降落于村庄中心的空地上时,村民们在短暂的失声后爆发出足以掀翻房子的欢呼喝彩,留守村庄的几个年轻人吹响了招呼外面同伴的号角。所有人围着收拢双翼蹲坐在地面上黑龙围成圈子,要不是出于对龙族的敬畏,大家一定会冲上去抱起眼前活生生的传奇少女大玩抛人。
 
    埃米尔看着龙背上威风凛凛的孙女的,难以置信和震撼根本无从掩饰,上了年纪的老精灵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承受下限实在是比较低。
 
    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有智慧的龙族――在这一优秀的【古代种】、【神圣的存在】已经极其罕见的现在,能够将一位龙族带回村庄这一伟业达成的重大意义怎样夸赞都不为过。
 
    龙的力量、龙的财富乃至龙的智慧对困顿的村庄而言不啻于绝境中的希望曙光。最重要的是――尽管黑龙体格庞大,其实在龙族漫长的生命周期里还只是幼年期。完全不用担心和自己的宝贝孙女发生什么跨越种族的感情展开!!
 
    老族长的想法有一定的道理,只是不完全正确,跨越种族、肤色、文化、语言甚至性别的超展开还是存在的,跨越年龄的禁忌之恋神马的也不是从未存在过。
 
    满心欢喜的老埃米尔没有察觉到自己关心的重点发生了微妙的偏差,带着赞许与自豪的表情走向跃下龙背的布伦希尔打算夸奖几句,音调低沉的字句让已经准备好的赞美之词全都凝滞在咽喉里,溢满慈祥的表情瞬间定格,然后碎落一地。
 
    “布伦希尔小姐,请动作快一些,那位大人应该已经在山谷外等着了。”
 
    纯血的龙族能理解其他种族的语言,开口说出精灵的语言不值得大惊小怪,更不至于让人生阅历丰富的埃米尔产生这样巨大的反应。
 
    问题在于――这个龙族不是布伦希尔信上提到地那个【他】!!!!!!!!!!
 
    比之前突然百倍之上的可怕前景压倒了老族长,预想中的那个【他】不过是个善于翻弄唇舌的无耻人类,结果来的虽然是条黑龙,但其实是尚未谋面的【他】送孙女到家的奢华交通工具!这世界到底肿么了了了了了了了!!!!!
 
    老精灵实在无法接受眼前的景象与信息是真实的,他盼望这些都不过是荒诞的梦魇。再过会儿他就会睁开眼睛,满身冷汗地从床上坐起,乖孙女布伦希尔就坐在床边告诉他不过做了一场噩梦。
 
    一个驾驭黑龙作为部下的人类拐带了他的孙女,他这个老家伙甚至连阻止这种恐怖展开的权力都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剥夺了,母神玛法和他开了一个何等残酷的玩笑!!!!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族长失神了片刻,神情严肃的对赶到身边的布伦希尔提出了质疑:
 
    “究竟是怎么回事?”
 
    勉强抑制住百万只羊驼在奔驰的激动心情,万分不情愿的将【该死的】、【xxx】之类的粗话拦截下来,等待着布伦希尔的答复。
------------
 
13.尼福尔海姆(二)
 
    尽可能简明扼要的经历阐述花掉了一点时间,远远凌驾于尼德霍格降临村庄的那一刻之上的震撼效果以死寂的形式展现于村庄。
 
    【转眼间抹杀500骑兵】、【被黑龙承认侍奉的贵人】、【经商、炼金、交涉方面的达人】――上述语句出自他人之口只会被精灵们当成是吹牛或者谣言,眼前却是布伦希尔亲口说出的证言,大家都清楚这个姑娘不会撒谎,那位龙族的默认则是无声的确认。可信度已经无需多虑,老族长必须考虑这闻所未闻的状况带来的影响以及如何选择。
 
    身为族长,埃米尔的每个决断都会给村子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现在这个决断无疑是影响程度最高,可说一言决定全村生死的那种,做这种决断必须有充分的思考时间来权衡一番。
 
    不过……时间并不是无限的,可供埃米尔耗费的就更少了。
上一篇: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一些能够干湿活的家伙是少不了的不过他并不需
下一篇:风景或者和什么人怄气更不是选这种别致的风景来听下属们表忠心精